• <tr id='gonoJt'><strong id='gonoJt'></strong><small id='gonoJt'></small><button id='gonoJt'></button><li id='gonoJt'><noscript id='gonoJt'><big id='gonoJt'></big><dt id='gonoJ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onoJt'><option id='gonoJt'><table id='gonoJt'><blockquote id='gonoJt'><tbody id='gonoJ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gonoJt'></u><kbd id='gonoJt'><kbd id='gonoJt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gonoJt'><strong id='gonoJ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gonoJt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gonoJt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gonoJt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gonoJt'><em id='gonoJt'></em><td id='gonoJt'><div id='gonoJ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onoJt'><big id='gonoJt'><big id='gonoJt'></big><legend id='gonoJ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gonoJt'><div id='gonoJt'><ins id='gonoJt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gonoJt'></i>
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gonoJt'><q id='gonoJt'><noscript id='gonoJt'></noscript><dt id='gonoJt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gonoJt'><i id='gonoJt'></i>
              您的位置︰正文

              2020-08-14 17:16來源︰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︰薛芳芳

                我童年的催眠曲,是奶奶那抑揚頓挫、頗有節奏感的紡線聲。

                我寫完作業鑽進被窩時,奶奶仍背對著我坐在紡花車前,就著地上一盞小煤油燈,左手輕捏一根雪白的花骨卷兒,伴隨著被右手搖動的紡車輪子,一前一後有節奏地伸長,再縮回。奶奶手中的花骨卷兒,就像一截露在黑洞口的白貓尾巴,變短了又長長了,長了又變短,而後竟神奇地變成了一根沒有盡頭的細線,飛快地纏繞在她腳邊那根旋轉的木錠子上。

                奶奶佝僂的身影連同旋轉的車輪兒,還有奶奶張開的兩只胳膊,被夸張地映照在經年糊著舊報紙的土牆上,映諼荻?謊袒鷓 明窈詰母磁鍔希 緣夢比龐大。

                手中的花骨卷兒小得炷蟛蛔 保 透轄粼儺弦桓 斕萌萌絲床懷鍪竊趺唇由系摹6徑?由系南 蛉叢焦腳鄭 鋇僥棠倘餃 梢粵耍 欠南呱嘔嵩萃F 。奶奶將這只她辛苦紡成的線團兒取下來,長長舒一口氣,仿佛是對自己的獎賞,然後繼續循環她的紡線活計。

                夜,靜悄悄。我看著奶奶映在牆上和屋頂上的靈動身影出神。巨大的黑色的紡車輪子在牆上飛轉,飛轉。我漸漸進入夢鄉。那“吱楞楞、吱楞楞”的紡線聲漸漸飄得很遠很遠。

                有時一覺醒來,看見奶奶依然在紡線,我便問她︰“奶奶,你咋還不睡哩?”奶奶頭也不回,說︰“就去睡呀!你先睡吧,乖。”然而,究竟也不知道奶奶夜晚都是啥時候睡的。只記得每天凌晨的睡夢中,奶奶呼喚我起床上學的聲音,輕緩,倦怠,一遍又一遍,好像來自遙遠的村邊兒。

                豫西北的父老鄉親,習慣把棉花簡稱花。種花,摘花,彈花,軋花,紡花,花葉、花疙瘩、花殼、花柴,統統略去其中的“棉”字。而恰恰是這朵叫“棉”的花,成為他們心目中最溫暖、最值得期待的花兒。

                曾經有兩位乞丐交流各自的理想。一位說︰我若是有了錢,天天吃油條配豆漿,豆漿里,想擱白糖擱白糖,想擱紅糖擱紅糖。另一位說︰我若是有了錢,冬天要睡在一屋子的棉花堆里,倒里面睡是棉花,倒外面睡是棉花,不管咋睡都是棉花。

                吃飽,有多種選擇;而穿暖,則首選棉花。

                小時候,曾跟著媽媽到生產隊的棉花田里打掐所謂的“誑枝”,也就是把那些貌似將來會結棉桃則白白吸取養分的棉枝掐掉,以保證棉桃將來“笑”得更燦爛。天知道精明的農人是怎麼識破“誑枝”的把戲的。

                摘花,是農活兒中頗為享受的活計之一,似乎也是婦女們的專利。花田里的大娘嬸子、姐妹們,人人腰上系一個大兜兜,左手“噌、噌、噌”,右手“噌、噌、噌”,挽花兒似的,不到2秒鐘,兩大把棉花就從裂開的花殼子里被拽了出來,快速塞進大兜兜里。而從未消停的,是那棉田里嘻嘻哈哈的說笑,還有每個人臉上被汗水滋養出的紅潤。待到收工時,每個人扛著滿滿一兜的棉花一搖一晃走出棉田,彼此對望,又是一陣嘰嘰嘎嘎的笑。那樣子,真像一群懷胎十月的母親,又像一隊昂頭高歌的大白鵝。難怪這棉花田里見不到男人的身影,多半是怕難為情吧!

                等到生產隊里的棉花堆成了山,大人們圍成一圈兒挑揀棉花中的瑕疵,任由小孩子竊諉 ㄉ繳戲 觥 蚰。那炖治薇鵲氖憊,是跳跳床上玩兒大的孩子們怎麼也薹ㄌ逖櫚摹/p>

                分到手的棉花,因裹著棉籽,所以叫“籽棉”。要先經過軋花機,軋出棉籽,然後再經過彈花機,把棉花彈得像雲朵一樣輕飄欲飛。

                面對一朵落地的“雲”,奶奶開始教我們搓花骨卷兒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平平展展的木板上,取一根光溜溜黃燦燦的粗高粱稈兒,把彈得虛蓬蓬的棉花 成蔥白似的卷兒,再把裹在棉花卷里的高粱稈一抽,一個尺余長的空心花骨卷兒就做好了。下面的節目就只能由奶奶一個人表演了,因為全家只有她會把這花骨卷兒像變魔術似的紡成線,再經過倒線、染線、漿線等一道道無比復雜的工序,最後在織布機上一梭一梭地織成布。

                曾經出于好奇,我在奶奶的織機上嘗試過“穿梭”的迅疾,然而時光卻總是在此刻被拉長。梭子在我的手里總是不听話,不是卡在經線中,就是干脆掉在地上。奶奶終于忍受不了戴著老花鏡趴在織機上續接斷線的煩勞,也無法容忍織好的布上因接頭過多形成的一個個小疙瘩,說︰“你可不能再在這兒混啦!看把線都給奶奶弄斷完了!”在這方面,奶奶真不能算一位耐心細致的好老師。若她不介意布上出現的小疙瘩,或許能培養出一位不淼鬧 錟亍/p>

                公婆是種棉高手。我結婚時鋪的蓋的,都是他們在開墾的小片荒地里親手種植的棉花做出來的。精挑細選的好花,潔白無瑕,綿長暖和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好花,公婆還早為他們年幼的孫輩各留下幾十斤,足夠溫暖他們一輩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天去王屋山區的一個生產手套的扶貧企業參觀,忽見長長的台面上擺著一溜水桶粗的棉條盤,每個盤上都伸出一根棉花條,緩緩上行,通過一個特殊的裝置,隨即變成了看不到盡頭的細線,快速地纏繞在旋轉的不銹鋼柱子上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不就是奶奶手中的花骨卷兒嗎?我站在這整盤整盤的花骨卷兒前,又想起了世界上最溫暖最悠長的那朵花,想起了與棉花相關的故事。因了這花的溫度,我們甚至忘記了棉花那同樣動人的青春,那綻放在青翠花葉間的淡黃、淺粉與桃紅。(安安)



              回頂部
              浙江6+1 浙江6+1官网 浙江6+1平台 浙江6+1app下载 浙江6+1计划 浙江6+1网站 浙江6+1注册 浙江6+1开奖网 浙江6+1历史开奖结果 浙江6+1玩法 浙江6+1体育彩票 浙江体彩6+1规则 浙江体彩6+1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6+1开奖时间 浙江6+1开奖结果 浙江6+1中奖规则 浙江6+1玩法 浙江6+1走势图 浙江6+1开奖号码